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五千二百五十章:威脅

第五千二百五十章:威脅

“這遺址又深潛回證道天了?那我們豈不是……”我凝眉問道,這片太清仙界遺址本來就是漂流的狀態,一時間里會冒出頭來曬曬玉仙界空間的陽光,而大部分時間卻也是給證道天整個吞沒,而這時候應該是最危險的,因為太初和太素這倆師兄妹也很可能正是這陸地吞吐潮汐之下,給困在了這陸地之中。

        而被困住的結果只能有兩個,要么是找到什么躲避證道天氣息的地方,躲到潮汐吞吐,陸地離開證道天之時,要么就是最后一個結果,給證道天的氣息徹底淹沒,最后全都死在這證道天的氣息之中。

        太初和太素到現在還沒有氣息征兆,也極有可能變成了后者,在潮汐中避無可避,最后給證道天消化掉了!

        所以一聽這事情,我當然吃驚不亞于善道。

        善道凝眉,用很好聽的聲音問道:“夏城主可有什么離開此地的良策么?”

        “呵呵,善道前輩都沒有,我這小輩又有什么辦法?”我故作淡然的一笑,但心中其實開始翻滾著各種各樣的主意了。

        “你們看看這證道天的氣息,是不是卷動得更快了許多?這要是完全吞噬下來,我們就真的無處可逃了!”許白尸這時候也顧不上遮遮掩掩了。

        “哼,那你怎么辦?難不成我們抱在一起哭一哭?”邪童鄙視道。

        “還不如跪地求饒證道大仙,讓這太清遺址趕緊沖出證道天的好咧!”軟紅娘樂道,這已經算是苦中作樂了。

        “現在還有心思開玩笑?我這一路跑過來,是給證道氣息追著不放的,你們別不當回事呀!這要是真的沖下來了,我們可怎么辦!?”許白尸著急了。

        “我聽避開這證道氣息的辦法并非沒有。”邪童忽然道,幾位仙家頓時看向了他,邪童得意一笑,道:“只要我們能找一個門派的秘境,躲入其中后,把大門關閉上,等待這太清遺址再次的重見天日,如此再沖出外面,自會安然無恙了。”

        “廢話,我們剛剛離開的門派眼下已經給證道氣息填充滿了,而且你看看如今我們腳下這土地,堅如金鐵,你就算有心刨洞,等你刨出來的時候,恐怕這后面的證道氣息就追上你了!”許白尸咬牙道,這一路過來他應該是給追著來的。

        而許白尸的話完,一個聲音就從附近煙云間隔的地方傳來了:“許白尸,你的可是真的?”

        “那還能有……有假?”許白尸回答了一半,才覺悟到是回答了天河老道的發問,這時候的天河還帶上了玉松和李涼,就連李破曉和璃玉霜都跟在了周圍,顯然他們也聽到了我們的對話。

        我一看他們都一一現出模樣,拿出了手中的開天之骨,笑嘻嘻的道:“要不這樣好了,你們都進入我的無法之境里面,我們度過了難關再出來如何呀?”

        善道沉凝不話了,倒是玉松聰明,尷尬一笑后道:“夏城主若是能把姜太上從里面放出來,再把我們兜進去不遲,否則我們這幾位恐怕要自尋逃生也好過去城主這有進不出的籠子里避難了。”

        李破曉也冷冷道:“夏一天,你這是想要把我們一撥坑死,真以為我們不知道?”

        “嘿嘿,愛進不進,真到那時候,我這一邊的人可都進去了,到時候你們是生是死,我也懶得理會。”我嘿嘿一笑,現在熱鍋上的螞蟻又不是我,我就是看熱鬧的。

        一群仙家當然覺得我無恥,但他們也沒辦法拿我怎樣,而令我感到一陣郁悶的是,這雙方似乎要達成協議了。

        “善道,眼下既然這太清遺址要重歸證道天,證道氣息肯定正在加速包圓我們,不如我們先摒棄前嫌,一同分開尋一處避難之所,如何?而且如今的情形,恐怕要找太清仙境也暫不現實了,就算是要斗法,我們等安全后再分勝負也好。”天河率先發話。

        許白尸等仙家立即看向了善道,善道沉凝了下,道:“如此也好,不過若是給老夫發現你們想要對我們分而擊之,老夫定不放過你們,特別是你身邊這小子。”

        善道的話雖然軟綿綿沒什么氣勢,但一個證道化境的存在,無形中就是壓力本身,而他的‘小子’,當然是指李破曉了。

        李破曉冷哼一聲,而天河捻須一笑,拿出了幾面小旗子,道:“李小友還是能分得清眼下局勢的,那諸仙持一旗幟,除了能夠吹散這證道氣息外,也可知曉各自的位置,如此可好?”

        “這是八面一套的八方星斗旗吧?你就不怕我們奪走了不還你?”善道淡淡的道。

        天河哈哈一笑,道:“諸位眼下是共同進退,自然要有人先拿出誠意來,不是么?”

        “哼。”善道的輕哼聲就跟裝出來似的,有氣無力,而我當然趁機笑吟吟的道:“天河前輩,這什么八方星斗旗也給在下一面?”

        一群仙家頓時鄙視的看著我,畢竟我這就太過無恥了,不想出力就算了,還處處算計大家,現在有東西分又要求一份,偏偏反駁又會給我咬一口,這當然讓人為難。

        “這……”天河果然尷尬一笑,這是不打算分享了。

        “呵呵,畢竟是重要寶物,天河前輩當然要好好考慮一番,不過若是你們都有這旗子而我沒有,萬一我這到處亂竄,弄出了什么泄洪缺口,可就對不住諸位了,諸位到時候可不能怪我不留神,當然,到時候就怕幾位沒機會怪我了,因為這證道天的氣息好像不好對付哈。”我陰險笑起來。

        天河凝了下眉,隨后只能無奈分出了一支旗子給我,我當然不可能要他分過來的,親自點了其中一面,道:“這面好看,前輩給我這面好了。”

        “都一樣的。”天河咬咬牙,至于其他人,心中難免又罵了我一陣,這才拿到了一人一面。

        我心下暗笑,其實我不是貪心這玩意,而是不打算給這些家伙排除在外,萬一給坑了就不好了。

  http://www.kpgbwq.live/0/1/1762568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pgbwq.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