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伏天氏 > 第九百六十章 含笑而去

第九百六十章 含笑而去


  夏青鳶似已習慣了葉伏天的膽大妄為,之前她便誰沒葉伏天不敢做的事。

  只不過,此時葉伏天顯得更放肆了些。

  但她依舊沒有計較,以前葉伏天膽大她認為有些放肆,不知天高,但如今葉伏天既證明了自己的實力,能夠將她擊退,自然有自傲的資格。

  這一戰,便等同于葉伏天的天賦上下兩界難尋敵手,即便她自認為自己若是全力為之依舊是能擊敗葉伏天的,但不代表其他同境之人能夠做到。

  九州之地,出現這樣一位人物,即便言語之間有一些放肆,她還是能夠容忍的。

  否則,若是一個廢物敢在她面前放肆一個試試?

  怕是揮手便斬了。

  當然,這并不意味夏青鳶這位天之驕女便對葉伏天生有好感了,她承認葉伏天的天賦,但卻更覺得葉伏天放肆無理,目中無人。

  “公主,此子言行放肆,對公主不敬,我愿為公主效勞!贝藭r周圣王站起身來,神色冷冽至極,看向葉伏天的目光充滿殺意。

  此時,因皇九歌正在接受傳承,大殿瘋狂顫動,使得那股人皇問道之威消失不見,他和璃圣都沒有了那股壓力,身上的傷勢也恢復了不少,即便葉伏天的天賦再出眾,面對圣境的他,依舊必死無疑。

  葉伏天皺眉,目光望向夏青鳶,夏青鳶便在這里,有夏皇規矩在,周圣王自然是不能對自己出手的,但這周圣王竟想要借夏青鳶的手殺自己。

  只要夏青鳶點頭,那么周圣王自然沒了后顧之憂。

  夏青鳶聽到周圣王的話并未回應,而是冷淡的掃了葉伏天一眼。

  葉伏天看到夏青鳶的眼神感覺到淡淡的威脅之意,暗罵這女人是被自己揍了故意報復?

  “璃圣姐姐難道忍心看著周知命對我下手?”葉伏天對著璃圣傳音道。

  同樣恢復了一些元氣的璃圣目光看向葉伏天,這一瞬間葉伏天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那張漂亮眼睛中透著的殺氣,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璃圣姐姐你即便不念舊情,但我若死了,周知命下一個要對付誰?”葉伏天繼續傳音說道。

  璃圣手中握緊了滅情劍,青絲飛揚,她恨不得先周圣王一步斬了這無恥之徒。

  但她卻依舊起身,不經意間走在周圣王身前,身上冷意釋放,滅情劍在手,擋住周知命。

  她固然想要一劍了結葉伏天,但卻也明白如今形勢,若葉伏天死,至圣道宮將分崩離析,月氏和至圣道宮的聯手自然是空談,道宮滅,接下來西華圣君和周圣王要對付誰?

  周圣王之前可是說了,他在王宮中建造了琉璃宮,等著她進去。

  哪怕葉伏天再混賬,但確實是她算計葉伏天在先,那混蛋才有意報復,讓她和周圣王道心在人皇威壓下遭到重創。

  這筆恩怨,自然比不上和周圣王間的血海深仇。

  葉伏天看到璃圣的動作便知道璃圣終究是圣境人物,不會一時腦熱便真希望他死。

  “周知命死后,我必一劍殺了你!绷χ~伏天冷冰冰的傳音恐嚇道。

  “璃圣姐姐,我們好歹已有肌膚之親,你不會如此絕情吧!比~伏天傳音回應一聲,威脅他?

  之前璃圣對他的算計,他可都放在心上。

  璃圣嘴唇緊咬,臉上帶著冰冷的殺氣,卻給人一股另類的美艷,東州第一美人無論是什么表情,都會是一道風景。

  她沒有再威脅葉伏天,此刻她清楚的知道,剛才不可一世將夏青鳶擊敗的風流人物,實則是個徹徹底底的無恥混蛋。

  夏青鳶自然也看到了璃圣的動作,不過她并不清楚三人之間發生過什么,畢竟她是后來才進入到這里。

  “傳承既已被現世,九州諸圣地依舊可自行搶奪,但是,圣戰規則依舊不允許動搖,否則,斬!

  這時候,夏青鳶冷冰冰的說了聲,意味著周圣王想要殺葉伏天的念頭落空,而且,夏青鳶等于承認皇九歌拿到傳承的事實。

  九州可以爭,但依舊按照圣戰的規矩來。

  葉伏天聽到夏青鳶霸氣的話語看了她一眼,看夏青鳶不由得順眼了些,心想這喜歡穿著男裝的公主,其實還是挺好看的,要不要考慮下?

  心底剛生出這念頭的他便感受到一道冷冰冰的目光,赫然是夏青鳶的目光,他打了個冷顫,這想法還是算了,危險的很。

  夏青鳶自然不知道葉伏天一閃而逝的念頭,不然她真可能讓周圣王直接了結了葉伏天。

  她此刻只是在想,以葉伏天和她一戰中表現出的實力,在圣戰規則下,想死應該也不容易吧?

  奪取了傳承能不能扛得住,便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規則是父親定下,她自然兩不干涉。

  九州之地出現夏皇傳承,除她之外,任何人得到傳承,怕都不一定是好事。

  陵墓空間,熾盛的光輝綻放,使得顫抖著的陵墓石壁都漸漸出現裂痕,眼看便要瓦解。

  璃圣和周圣王站在地面上,清晰的能夠感覺到大地的顫動。

  葉伏天和夏青鳶目光轉過,望向皇九歌那邊。

  因葉伏天算計璃圣和周圣王、又擋住了夏青鳶,因而一直沒有人打攪到皇九歌,讓他能夠安靜的傳承人皇之力。

  此時的皇九歌站在人皇身軀下面,那人皇身軀仿佛化作了一道道虛幻的金色流沙,一點點的沒入皇九歌的身體當中。

  皇九歌渾身沐浴無盡霞光,伴隨著人皇身軀漸漸幻滅,他身上的光芒便越來越亮,三大命魂同時外放,再經手洗滌,甚至,人皇劍以及那張人皇弓,皆都綻放無與倫比的光輝,漸漸和皇九歌的命魂相融,似要化為一體。

  葉伏天看到這一幕暗暗心驚,今日之后,皇九歌便能蛻變了。

  皇族先祖既是真正的人皇,又將傳承留下于后人,必讓皇九歌脫胎換骨。

  周圣王心中殺念更甚,璃圣則是心有感慨,她也聽聞過當年知圣崖欺荒州一事,如今這才短短幾年時光,葉伏天率軍血洗知圣崖,至圣道宮葉伏天這一代人陸續崛起,若再給他們一些年,是怎樣一種風景?

  夏青鳶和他們所想的不同,九州本為她父親統轄,誰強誰弱又如何能夠讓她心境有一絲波瀾。

  只是,葉伏天竟舍得將人皇傳承讓給皇九歌,守護于他身前,他還曾因道宮之人葉無塵登天梯,打上九重天,此人究竟是怎樣一種性格?

  人皇傳承,他是不放在眼里,還是認為沒有朋友的分量重?

  …………

  此時,陵墓之外,九州以及上界強者依舊守在這里,看到陵墓石壁出現一條條裂痕,他們便知道,一切都快要結束了。

  小公主夏青鳶,應該已經得到傳承了吧。

  一縷縷金色的光輝射穿了陵墓,光芒朝著整座皇陵輻射而去,這一瞬間,一尊尊傀儡直接化作金色流沙灰飛煙滅,陣法不斷瓦解,蒼穹之上,那擋住了虛空的金煞之氣也漸漸的散去,這一瞬間,諸強者深吸口氣,只感覺有些陶醉,這才是純正的天地靈氣。

  然而卻見此時,蒼穹之上有恐怖大道規則匯聚,虛空變色,竟隱隱化作劫威,一時間許多人都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

  這是,圣劫?

  陣法剛破,便有人要渡圣劫?

  誰,引來圣道之劫。

  忽然間,此時有大笑聲傳出,諸人目光轉過,便見已經和雕像融為一體的皇羲仰天長嘯,道:“沒想到我竟和斗戰有著相似的遭遇,只可惜斗戰比我幸運,不過,死前能夠感受圣劫,也算不枉此生了!

  他自然明白能夠引來圣道之劫并非是他自身之力,而是因為他借了先祖之光,道心蛻變,這才成功,只可惜,他已經燃盡了精神意志,活不了了。

  所有人都在說公主夏青鳶奪得人皇傳承,但他卻依舊抱有一絲希望,若能夠看到九歌繼承先祖光輝。

  那么,他此生便算是再無任何遺憾了。

  “轟、轟、轟……”一道道劇烈的聲響傳出,石壁炸裂粉碎,一尊尊雕像也破碎掉來,這一瞬間,無數人目光望向陵墓方向。

  只見在那里,璃圣和周圣王相對而立,兩人似乎在對峙。

  葉伏天和夏青鳶面對面站著,似乎是葉伏天擋住了夏青鳶的路。

  再往前,一道身影沐浴無盡的光輝,人皇之光,那身影,赫然乃是皇九歌。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盡皆凝固在那。

  得人皇傳承者,不是璃圣、不是周圣王,也不是他們認為最有希望的夏青鳶。

  而是,至圣道宮,皇九歌。

  “哈哈哈……”有大笑聲傳出,皇九歌目光轉過,望向一面和石壁相融的身影,眼中有淚水流淌而下。

  然而此時,皇羲同樣是老淚縱橫,就像是那尊雕像在流淚般。

  “我皇羲,此生,便算是圓滿了!被属搜鲱^看向蒼穹圣劫,見圣劫落下,他朗聲開口道:“宮主,九歌便交給你幫我照顧了!

  他最后的遺言沒有直呼葉伏天名字,而是稱宮主。

  話音落下,圣道之劫落下,已經燃燒了精神意志力量的皇羲如何擋得住圣道之劫。

  圣劫落,荒州之地,從此再無皇羲,他含笑而去!

  


  http://www.kpgbwq.live/14/14573/47455420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pgbwq.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