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錦繡良緣,將軍請入坑 > 第二十九章半老徐娘

第二十九章半老徐娘


  好不容易一雪前恥,耀武揚威了幾日,曹妙蓮可不想就這么被打回原形。一想起以往憋屈的日子,她就恨的咬牙切齒。

  才進宮那幾年,仗著年輕貌美水色好也頗受了些萬暉帝的寵愛,接著又生下皇子有了依靠,日子倒也過得順風順水。

  可宮里最不缺的就是嬌艷如花的女人,就像長莊稼似的,割了一茬又來一茬。嬪妃里頭百花齊放,有聰明伶俐的,有滿腹才華的,有家世顯赫的也有傾國傾城的。

  而她,一個三品文官家的次女,既沒有顯赫的家世,也沒有驚世的容貌,更沒有過人的才華,放在妃子堆里,怎么看怎么平庸。漸漸的,歲數一大,年老色衰,就完完全全被萬暉帝拋諸腦后了。

  熬了二十多年,生養了一個皇子,從庶六品的榮華爬到正四品的淑儀,然后,然后就再也爬不動了。

  她是爬不動,可其他人就跟喝了十全大補藥似的蹭蹭往上爬。比方說,和她同一年入宮的許萍兒,左右只是生了個公主,長得也不出挑,竟然能晉升到正三品的昭儀;還有那個入宮才兩年言雪燕,仗著娘家叔父是一品大將軍,剛生了個小皇子就被冊封為言妃。一個個的都爬到她頭上,曹妙蓮心里那叫一個氣!

  后宮嬪妃等級森嚴,吃穿用度都是依照品級來的,她是慣會與人比較的,越瞧越覺得自己委屈。

  而且宮里處處都有一雙勢利眼,連著伺候人的宮女太監也瞧著誰的勢頭好就上趕著巴結,誰落魄就緊趕著怠慢。

  凡有賞賜,御用坊送來的玉器首飾,手串步搖大多都是高位的嬪妃們挑剩下的。她偷瞥著人家手上戴的翡翠手鐲,望著那一水的通透,心里那叫一個羨慕?粗思翌^上戴的八寶玲瓏鳳釵,瞧著那精湛異常的雕工,眸里那叫一個眼饞。

  可有什么法子呢,不受寵的妃子,誰待見呀?

  要好東西?做夢去吧!

  曹妙蓮也想過從兒子身上找回些臉面,盼著自己的七皇子能發奮上進,在御學眾多皇子中出類拔萃,能讓萬暉帝高看一眼。

  結果,哈哈,偏生個爛泥扶不上墻。臭小子頑劣異常,不喜讀書,整日游手好閑,爬樹上房,在她眼里都算不學無術了,那自然更入不了萬暉帝的眼。

  于是走這條靠著兒子發家致富的路也徹底堵了。

  人就是這樣,憋屈的日子過著過著,也就習慣了!就這么混吃等死吧,曹妙蓮認命了。

  但,皇宮這是非地注定是要惹是非的。

  入夏以后,她身子犯懶,沒什么胃口,一日午后,差貼身宮女春雨到御膳房去,吩咐廚子給她做一碗杏仁酪。廚子做都做好了,可這時新得寵的林貴儀宮里來人了,說她家主子身體不適,就想吃一口順嘴的,便點名挑了那杏仁酪,廚子眼見著林貴儀得寵,為了討好,愣是讓人把東西給端走了。春雨氣不過,跑回去告狀。曹妙蓮一聽,火冒三丈,想著一個貴儀都敢來欺負她,于是火氣沖天地帶著春雨在林貴儀宮里大鬧。誰想竟被萬暉帝撞個正著,皇帝瞧著新寵哭的梨花帶雨,那叫一個心疼,怒斥曹妙蓮不諳宮規,失德失儀。最后杖刑春雨,還罰她到西山的行宮靜養,住滿十日才準回宮。

  西山行宮歷來是受罰或守靈的宮妃住的別宮,送曹妙蓮去那個相當于冷宮的去處,看來萬暉帝是龍顏不悅,真的發火!

  曹妙蓮越想越氣不過,自己好歹是個四品的淑儀,姓林的不過是個從四品的貴儀,左右是仗著圣上寵愛,竟然就這般縱著宮婢巧取豪奪。而皇帝一點兒不念舊情,提上褲子就不認人,雖然距離上一次提褲子已經過了好幾年了?蓪λ@般處置,實在讓人心寒,越想越憋屈,最后竟在后院花藤下痛哭起來。

  西山行宮里頭有個打雜的江麼麼,平時處事為人怪伶俐通達的,眼見著這從宮里來的貴人不免上前多關心了幾句。

  曹妙蓮心里本就不痛快,眼見著江麼麼也是個能說話的人,一來二去就把心里的委屈都吐了出來。

  婦人間說話就是容易拉近距離,江麼麼也為她的遭遇連連嘆氣,感慨她時運不佳,沖撞了龍顏,后來不知怎的,說著說著江麼麼竟然聊起著西山腳下盛行供養邪神,而且十分靈驗。若是誰有什么不滿意的,去供壇那兒請來邪神,好生奉養,邪神就會滿足他的一切愿望。接著江麼麼又把聽來的誰誰誰請了邪神以后發了橫財,誰誰誰又請了邪神相助被扶正做了正妻的事情添油加醋說了個仔仔細細。

  一晚上下來,曹淑儀竟然真的動了心思,第二天便纏著江麼麼帶她去了邪神供壇。

  她在那里奉上三牲為祭,又焚香禱告,口里念念有詞,最后還慎重其事地拜了三拜。

  當日到了半夜三更,她沐浴更衣,對著鏡子,竟然發現自己臉色粉嫩,眼間嫵媚動人,整個人都容光煥發。

  正狐疑自己的變化,鏡中一抹猩紅悄然而至,嚇得她抱頭蜷縮,渾身戰栗。

  “你既有心供奉本仙,又何需畏懼如此?”原來那紅光閃爍處便是她請來的邪神。

  幾番交談,這個自稱靈力大仙的邪神答應助她寵冠后宮,而作為交換,曹妙蓮必須為他供奉純陰處子的活人心。

  邪神只略顯了神通便讓她風姿綽約,好似脫胎換骨,曹妙蓮自然對他深信不已,面對昔日那遙不可及的寵妃夢,如今卻唾手可得,她想都沒想便答應了靈力大仙的條件。

  回到宮中不久,在一個午后,她瞅準了萬暉帝在游廊賞荷的時機,躲進了幽水閣中,待靈力大仙上身以后,演了一出幽水碧蓮畔,醉臥君王懷的戲碼,從此便日日侍君,隆寵不斷了。

  看著猩紅光團消失的方向,曹妙蓮定了定神,回頭看看了沉睡在榻上的萬暉帝,眼中閃過一抹陰鷙:“皇上,臣妾不會再讓你被人搶走,你,必須是我的!”

 。}外話------

  求收藏求鼓勵,后面還有福利喲


  http://www.kpgbwq.live/46/46632/5131773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pgbwq.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