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城絕寵:公主太低調 > 抱歉我沒有愛上你(六)

抱歉我沒有愛上你(六)


  蘭若是一個心細如麻的女人,看見太子宇文空微微一笑,但是卻隱藏不了眼底和心底的悲傷。她說:“謝謝太子殿下,其實有些事情不需要你出手,我一定會為我兒報仇的!”

  一驚!猜她發現了什么?宇文愷在死之前用血漬寫下的仇人名字,意想不到,居然是:宇文空。

  高高在上的男人,尊敬蘭若的年輕一輩,為什么會是他呢?

  為了權力,宇文空暗自命人殺了宇文愷,他的弟弟。

  現在還剩下些什么?只有一顆報仇的心。

  她不諳神色,但是,氣質仿佛變成另外一個人似的!其他的人不明白,以為蘭妃傷心過度。

  其實,每當宇文空想起了三弟的影子,他們朝夕相處的一朝一暮,其實太多的事情他是有記憶的,那一句句太子哥哥,仿佛記憶猶新。

  那么,這件事情不得不提起一個名字玄武國的公主——花顏淚。

  三弟的性命是不是她奪走的!他不得不想太多。如果是這樣,那么,這個女人乖巧只是表象!太過于蛇蝎美人了。

  宇文空馬上大喝一身:“侍衛上前,一定要查明三弟被刺殺這件事情,我要你們全力以赴!

  其實,心中已經仿佛認定了一個人充滿嫌疑的對象。

  他一向是足智多謀的!

  蘭若在一旁心如明鏡的傾聽,心中已經對一個真相深信不疑了,其實兇手和背后主謀一定是他,因為她的兒子太過于韜光養晦了。為什么這個時候還在這兒惺惺作態呢?

  她的指腹上帶著一枚金色的戒指,上面已經沾染了不少黃色的沙塵和親生兒子的血跡。

  三皇子死在回程的路上這件事情很快傳入了青龍國的皇都舉國震驚。國君宇文毆得知了真相這個消息,嘔了一口血,馬上,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眾太醫火燒互撩的焦頭爛額般的忙碌。

  玄武國,緣宿宮。

  再過一年,她就要遠嫁到青龍國了,成為青龍國太子宇文空的妻。

  與此同時,青龍國三皇子——宇文愷去世的消息,震驚了四國的實力蠢蠢欲動。

  “報,公主殿下,青龍國的三皇子在我們玄武國與青龍國的交接處被刺殺,已經過世了!

  “宇文愷?”應該是這個名字,她其實是有些記憶的。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宇文愷,名字中也有一個愷字。最近,真的是惹上了不少的麻煩。那么,剛剛走出地牢的男人,現在是否安好?太多的事情,難以被拋擲腦海。

  “你說什么,你懷疑他——空愷就是青龍國的三皇子?”花顏淚依舊被保持平靜了處變不驚,常年養成的習慣。

  “不會吧,那么巧合?”

  那么,空余是誰?這是一個難題。

  她的眼眸灰暗陌生,十分的復雜的眼底,埋在心頭,她仿佛看見了未來的命運,仿佛被一團黑霧蒙住了眼睛,等待她的命運是什么?

  “你們退下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是!

  青龍國,位于皇宮中最豪華的府邸——棋樂宮,其實這兒是太子宇文空的寢宮。

  三皇弟——宇文愷,他永遠不會忘記他的一顰一笑了,每一句話的淺層含義,雖然身上有許多的缺點比如好色,但是,相信有朝一日,勤能補拙。

  雖然脾氣魯莽了一些,雖然不是文武雙全的梟雄......

  他最后因為權力的角逐還是死了!

  太子宇文空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大殿上,金色的桌子前,擺放著美酒與一些奇珍異果,他馬上拿起一杯美酒,一飲而盡。面前是一大群打扮單薄的歌女在隨著奏樂翩翩起舞,這簡直是當今貴族的享受。

  喝了無數的酒記憶中,一個手下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走上前來說:“太子殿下,依靠現在的形勢,玉體金安要緊!

  “不要管我,如果誰再多勸一句,馬上拉下去杖斃!

  臺下的人馬上不再焦頭爛額了紛紛議論。

  一個憂國憂民勇敢一些的大臣問:“為什么三皇子會死在那座不見天日的山谷中,他去玄武國是為了什么事情,希望太子殿下詳細告知!

  “花顏淚!庇钗目找幌伦油鲁鲆粋名字。

  她可是聞名四國的大美人,接著這個大臣說:“跟玄武國的公主花顏淚有關?花顏淚不是那位公主的名諱嗎?”

  “是她,一定是她做的!”他可是不由自主了。

  “花顏淚!”他馬上從座位起身,一個迅速的動作,拿起了放在臺面上的尚方寶劍,劍氣逼人,寒光冷冽。他拔出了這把寶劍,指向一面金色的銅鏡,就這樣插進去,他說:“為什么會是你呢?間接害死我三弟的兇手之一,如果真的是你......”

  為什么太子殿下發狂了?看來,他和三皇子的感情很深。

  他蹲下來,撿起地面上鏡子的碎片,頓時,掌心流出殷紅的鮮血。

  “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

  ......

  一大群大臣圍了過來,幾個太醫也馬上被召喚來。

  這一夜,是第一個沒有宇文愷存在世界的第一個夜晚,棋樂宮的主人注定是悲痛欲絕難眠的一夜。

  蘭妃一路上在馬車中抱著兒子宇文愷的尸體,他已經死去了有幾個時辰了,身體冰冷,沒有了呼吸;氐搅饲帻垏膰,蘭若沒有先馬上回皇宮,而是去了將軍府。那里才是她真正的家,小時候,宇文愷經常吵著鬧著要來玩的地方。

  金色的馬車在將軍府的門前停駐,抱著宇文愷的尸首,蘭若一步步走下了階梯。

  旁邊的百姓都在議論紛紛,說:“這個女人是皇宮里的人吧!懷中的人是誰?是她的至親嗎?”

  “他好像死了!”

  諸如此類......

  無法忍受百姓路人的指指點點,蘭若傷心的咆哮:“將軍府的士兵聽令,如果有人再在那兒舌燥,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格殺勿論的后果!币宦犨@話,不少的人聞風喪膽了,逃之夭夭的速度,馬上,道路上又是一幅平靜的模樣。

  馬上,從將軍府走出一個老人風燭殘年,一看見他,蘭若馬上迎上去,喊了一句:“爹!”

  這個老人就是青龍國的將軍——蘭晚鶴,蘭妃蘭若的父親,三皇子宇文愷的外公。

  “發生了什么,蘭若?”他也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不已怎么了?

  “爹,愷兒死了,暴斃了!

  “什么,你再說一遍!”


  http://www.kpgbwq.live/47/47059/5076484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pgbwq.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