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城絕寵:公主太低調 > 抱歉我沒有愛上你(二)

抱歉我沒有愛上你(二)


  似乎一個念頭涌現出來,為了刺激一下這個目空一切的男人,面對宇文愷的調侃,頓時,她有了心情。

  “不行!彼话鸦亟^。

  馬上,一直都是翹楚的宇文愷感覺顏面盡失,臉色唰的白了起來,他可是一個有手段的男人。

  他也來了興趣,問:“你是哪家的小姐?”

  宇文空也豎起耳朵傾聽,玉的身份背景到底是什么人?他也想知道!

  女人瞧了一眼宇文空,對宇文愷的的獻殷勤,她回復:“你猜!”

  “猜不中!毕袷窃谡{戲一個歌姬。

  其實,宇文愷的心中是一個念頭:這個過分美麗的女人也是一個蕩婦。

  他伸出大手欲握住花顏淚的小手。

  卻被她躲開了,一個念頭:色狼。

  但是,想起了空余對她的羞辱,這點低三下四算得上什么?她笑起來說:“我叫玉姬!

  “哦,原來是玉姑娘?明天是我的生辰,你可以來參加嗎?”像是第一次的表白。

  “三弟?”宇文空發現不妙,連忙制止了這個皇弟接下來的話,真的是美色當前。

  “咳,其實沒有這會事情,忘記吧,玉姬姑娘!庇钗膼鸾忉屩。

  不自在的看了一眼太子哥哥。

  “什么,你再說一遍,你的生辰是明天,要我參加?”她眨了眨俏皮的眼睛。

  “好吧!

  “其實不是的,玉姬姑娘.......”宇文愷結結巴巴的說道。

  她湊過來,這是個令宇文空嫉妒的位置,她說:“你想要解釋什么?是因為覺得我太美麗了嗎?”

  “如果你肯摘下面具!瘪R上,他補充著。

  “時辰未到!彼喍痰氖稣f。

  不少的人的對他們兩個人指指點點,這個女人是歌姬還是青樓的妓女,真的是令人垂涎。

  宇文空不能忍受了,咆哮著說:“夠了!不要再自甘墮落!

  他們還是自顧自的閑聊,花顏淚問:“你叫什么名字?怎么稱呼,公子?”

  “愷!

  一旁的宇文空抿著嘴巴,這個蠢材,被發現什么似的?

  “姓什么?”她問著。

  “他姓空,我弟弟當然是跟我姓了,怎么了,姑娘?”一旁的宇文空忍不住的解釋接下來的話。

  兩條線索:一條,他們是青龍國的人,第二,同姓的兄弟,到底是什么人?她不是一個糊涂的女人,一想其中的意思。一個叫空余與一個應該叫做空愷,這個男人為什么慌慌張張,氣度不凡。

  “大膽!本o接著,她馬上一臉的威嚴。

  之后,一直站在門外的景情兒走進來,同時一臉的畢恭畢敬,說:“公主殿下降臨,還不下跪!

  這是什么事情發展?宇文空一臉的不敢置信欣喜,公主殿下,要知道天下人皆知的事實:玄武國只有一位公主,就是青龍國太子聯姻的對象。

  她就是傳聞中美貌無雙的存在——花顏淚。

  為什么隱瞞住他呢?他應該早就猜到的!

  其實,不知道宇文愷在想些什么?眼睛一閃精光。

  “公主殿下千歲千千歲!辈簧俚难赝景傩展蛳聛硇卸Y。

  宇文空抬起了眼睛中閃過欣喜不易覺察,花顏淚嚴肅的問:“你們是青龍國的人,來玄武國到底是為了策劃什么陰謀?不說的話,你們的下場就是被打入地牢!

  不知道想到什么?這也是跟她多相處在一起的去契機,真的是一個瘋子。

  “沒有的事情,尊敬的公主殿下!庇钗目账刮恼勍。

  “不說的話,來人呀,冒犯了本公主殿下,一起押進地牢!彼龍远ǖ恼f威嚴十足。

  其實,依靠他的武功,逃脫是一件輕易的事情。

  最后,他還是用了,架起了輕功離開,留下了不會功夫內力的男人——宇文愷。

  “二哥?”他朝天邊呼喚。

  馬上,不少穿著銀色盔甲的士兵出現在面前,拿著長矛,指向了宇文愷的脖子。他眉心一皺,這會不會是一個機會,二哥為了鏟除異己,為了日后的皇位的穩固?

  兄弟?有時候的確是相煎何太急,印證了那句話來著。

  他消失的無影無蹤,天邊的云彩忽然變成了金色,宇文空的聲音:“期待下次見面!

  宇文愷一個信念:不能再透露自己是青龍國的皇族了,這樣,只會引來殺身之禍。

  他被押進了玄武國的大牢。

  但為什么他堅信:二哥一定會回來尋找他,想盡辦法解救他的!

  空余逃脫了,的確是一個明智之舉,留下自己的弟弟?

  騰空離開玄武國皇都的宇文空來到了城門外,女人,他們的梁子結大了。

  這里是玄武國的小城鎮——陳城。

  幾個部下站在他面前,其中為首的一個男人說道:“三皇子殿下被玄武國的淚公主押進大牢,這件事非常的不妥,畢竟三皇子的母親是當今的蘭妃,如果貴妃娘娘怪罪下來該怎么辦?”

  “你們的心中我是一個什么樣的男人?為了皇位排除異己的事情?!

  “留著三弟在那個不見天日的地方,只是為了鍛煉一下他而已!

  “切記,這件事不要向蘭妃娘娘透露半分!

  他們做了個拱的動作,道:“屬下知曉了!

  “嗯!

  他知道三弟不會有什么生命危險的,反正相反,花顏淚這個女人!他日后妻子的為人。

  緣宿宮中。

  一個士兵打扮的人走上前來:“公主殿下,那個青龍國的奸細該怎么處理?刺死嗎?”

  要知道眾所周知的事情:玄武國的地牢是一個暗無天日,有進無出的地方。

  她也是在賭!

  這下子陷入個難題之中,她蒼白無力略帶憔悴的說:“不要動他絲毫的毫毛,好生伺候著知道了嗎?”

  揮了揮小手,意思是離開。

  那個男人真的是計策深謀,知道她不敢跨越的雷池,他們到底是什么身份?像是謎團一樣。如果得罪了青龍國的權貴怎么辦?如果只是玄武國殘暴暴虐的公主殺了一個男人飲酒作樂。

  陳城中。

  今天又是個月圓之夜。

  根據這個地方的風俗,今年是七月初八,就是所謂的篝火節,他們一行人換上了具有地方特色的服飾,來到了郊外的一處空地上,為了掩人耳目。


  http://www.kpgbwq.live/47/47059/5089605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pgbwq.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