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支黃金蝴蝶發簪鑲嵌著紫色的寶石,糟糕了,她有一種成為獵物的感覺,面前的男人到底是誰?氣勢磅礴財大氣粗。

  一米陽光照射下來,在紫色的寶石上面美麗的倒影,她的指腹很白皙透明,她什么都不說,走向了一條偏安靜偏狹小的小巷這是通往皇宮的小路。她的步子越來越快,但是,卻甩不掉這個討厭的男人,終于迫于無奈了,花顏淚轉身生氣的說:“還要繼續下去,跟隨我到什么時候?”

  此刻的她沒有戴純金色的面具,她美麗的不失雍容華貴,其實。很少的人看見過她的正面目,今天,或許太子宇文空是幸運的!她連聲音也是如此的磁性迷人,多想擁她入懷,這是男人唯一的想法。

  其實,作為青龍國的至高無上的太子,坐擁的美女無數,各種的異域風情的美女數不勝數,但是,他卻不為所動。

  第一次,仿佛動了情!仿佛拋開了玄武國的公主——花顏淚,他想要獨寵一個人的感受。男人說:“你到底是人還是妖?”她眨了眨美目,神秘的掏出一包白色粉末的迷魂藥俗稱,朝男人撒來。不安的感覺,其實男人內力高深,卻因為失神片刻速度慢了一些,等他睜開了眼一看,才發現女人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好快!這個女人果然是會武功的,而且不淺的功力。

  她只是他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也許,不會再見面了!空氣中是她身上的薔薇花的氣息。宇文空伸出了大手掌心,上面是她掉落的一根黑色發絲,他發呆凝視了許久。

  一炷香的時間悄然無息的過去,男人回到了客棧,侍衛說:“主上你回來了!

  “嗯,馬上準備紙和畫筆!庇钗目章愤^吩咐著。

  要知道天下的人都知道青龍國的太子才華橫溢,能文能武,侍衛不住的想:今天太子殿下來了興趣嗎?畫畫?

  這是一家叫做——雕榮客棧,是玄武國最大最豪華最保密性最好的客棧,很多人都不知道它的幕后老板是誰?廂房中,站在大紅色雕木的窗前,這里的光線極好,花了一刻鐘的時間終于完成了,全憑記憶中的回憶和印象。

  白色的畫紙上是栩栩如生的人物畫,一個赫然的傾國傾城的大美女朝人微笑,他幻想著女人穿女裝的時候的樣子,似乎想到什么,他的嘴角微揚,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如果那個女人不那么冷漠無情,俏皮一點就好了!畫里,宇文空成為了一等一的畫師,仙子穿上了大紅色的繡花芍藥衣裳,大朵大朵的花蕊,像極了嫁衣,如果不湊近仔細的一看。

  侍衛走上來,不敢抬起腦袋和眼睛看畫上的內容,閉住聲息像是匯報任務千篇一律:“主上,三皇子也在雕榮客棧住下了,正在大廳下等候喝酒!

  為了這次秘密來玄武國,他們秘密包下這家雕榮客棧,聽聞這兒,一天一夜需要一百兩黃金。

  三皇弟——宇文愷的母后,其實是青龍國的君王的得寵的貴妃——蘭若,被封號為——蘭妃。因為母親的家中得勢,所以,宇文愷總是在某些事情上囂張跋扈一些,蘭妃是將軍府的嫡小姐。有兵力又有權力,十分深厚的后盾。

  青龍國國君的繼承不是嫡長子繼承制,有能者居之,大皇子——宇文封的母親是曾經國君——宇文毆年輕的時候身為太子的時候側妃的兒子,后來,生病過世了,才七歲的宇文封過繼給了當時宇文毆的正妃太子妃,現在青龍國的皇后,宇文空的母妃——夜雨蒙。

  大皇子和二皇子宇文空其實應該是情同手足的感情,但是后來,宇文封卻不是太子的最佳候選人,令人大跌眼鏡,他是一個心高氣傲的男人。

  宇文空知道三弟宇文愷到來的消息,連忙走下樓迎接。喝醉酒后的宇文愷直直的盯了二哥好久問:“太子哥哥,剛才去哪兒了,離開花茵門,我找了你好久!彼窃诒г箠A雜著不滿。

  “遇見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什么?”

  宇文空走過去,拿起另外一個酒杯,灌了一些酒,冰冷的喝進喉嚨,宇文愷意外的說:“你不是不喜喝酒嗎?今天怎么喝了?是遇見什么心煩的事情?還有,父王交代的任務是什么?”

  “這酒的味道真烈,找到苗疆的圣女這個任務十分的重要!

  “找尋一個女人為什么?苗疆可是一個蠻夷之地,難道是父王的私生女?”

  “不是,不要胡思亂想胡說八道,這位苗疆圣女關系著我們青龍國的國運,這是國師留下來的預言!

  宇文愷望著宇文空再次問:“找到她之后呢?你娶她做皇后,那么,玄武國的絕代美女淚公主呢?你們可是要聯姻的,看來,她做不成皇后了,應該是你繼位以后的妃子吧?”

  “二哥,你的鴻鵠之志是統一四國?”

  ……

  一想起苗疆圣女,再一想起今天偶遇的女人,他就一個頭大,一次心動的感覺如此的明顯,他們不會再見面了吧!一大清早,宇文空還在廂房中睡夢中,他的三弟宇文愷就潛進了他的書房,書房里的用品應有盡有,琴棋書畫,當看見那幅畫,為什么覺得畫中的女子那么眼熟呢?總覺得在哪兒見過?

  這是一個動人心魂的女人,紅顏的宿命的齒輪轉動。

  當宇文空走進來,發現了三弟,他淡漠的問:“三弟,你為什么在這兒?”

  “畫中的女人是你的意中人?真美!

  宇文空笑了笑,答應:“八字還未一撇呢!”

  “二哥,不就是一個女人嗎?我也喜歡她,不如讓給我吧,我給你一個城池的兵力,你會答應嗎?”

  這是如此誘人的條件,一個城池的兵力果然是財大氣粗,身為太子的宇文空不要白不要,但是,想了想,還是自己的統一大業重要,忍不住的忍痛割愛,他說:“好,我答應你!

  宇文愷一笑,心情變得特別的好。


  http://www.kpgbwq.live/47/47059/5305865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pgbwq.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