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城絕寵:公主太低調 > 花顏淚

花顏淚


  大陸上有四個國家——青龍國、白虎國、朱雀國、玄武國。

  傳聞玄武國只有一位公主,深得國君的喜愛,取名為——花顏淚。長相貌美如花傾國傾城,身上更是有奇香薔薇花味道。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廟會,大街上聚集了許多的人,玄武國的皇宮中金碧輝煌,公主的寢宮——緣宿宮,她正優雅安靜的坐在金色的梳妝臺前,由丫鬟梳著發髻,她的頭發極其的美麗黑色如瀑布一般及腰的位置,臉上戴著純金色的面具在鼻尖的位置。

  今天,丫鬟聽見了不遠處皇宮的喧鬧聲,不由的開始皺眉:公主是一個喜靜的人!花顏淚的聲音魅惑天成:“發生了什么事情?”

  “公主殿下,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廟會!

  “是嗎?今天我要去盛華寺為母親祈福,馬上為我準備馬車!被仠I的母親是過世的先皇后,與現在的玄武國的國君——花選策他們伉儷情深,不過,在回宮的路上得了瘧疾就這樣過世了,一群太醫束手無策。

  她很懷念母后。

  盛華寺的后面居然是一大片的粉色桃花林,雖然是初春,但是天氣微冷,她穿了粉色的毛呢,外面肩膀上披著一件白色披風。

  “公主,這里很涼,你會受風寒的!

  “你們先回里面,我想一個人靜靜!彼錆M了威嚴不失沉穩。一看,居然發現百花叢中站在一個背影,十分的迷人應該是一個俊美的男子。一陣風吹來,桃花瓣落下來一片片。

  她看了男人一眼,沒有想到男人轉身了,束璃第一次看見過花顏淚也是在這一刻。好美麗的女人!離遠是玄武國的四大公子之一,她失禮了,無緣無故盯著人家看,為了道歉朝男人微微一笑很傾城,然后退后一步離開了。

  其實,他根本不知道面前的女人是至高無上榮耀的公主,他也忘記了自己應該的儀態,出于好奇心喊了一句:“姑娘,不要這樣快離開,一起賞花吧,我一個人!苯裉斓氖⑷A寺的前院上面的人燒香拜佛祈福的人平民百姓很多,數不勝數,一聽男人的話,她轉身了。

  這個男人好大的膽子,她笑著問:“敢這樣子跟我說話,你知道我是誰嗎?”

  這個書生氣質的男人叱咤了一會兒,眼睛睜得大大的,一副溫柔的樣子,說道:“姑娘不是來上香拜佛的嗎?”

  如果一個人真的是那么簡單就好了,一下子,女人來了興致:“我是花顏淚,你是誰?”

  離遠不敢相信的樣子,第二個驚喜,當朝公主?他馬上是畢恭畢敬的樣子,摸了摸后腦:“我是束璃!

  離遠?花顏淚早就有所耳聞了,玄武國的四大公子之一,相遇也是一種緣分,她輕聲的訴說:“哦,四大公子之一?”也許,這樣的花顏淚是美麗的,因為權力至上。說完,她咳嗽了起來,掏出一張青花瓷繡邊的手帕捂住胸口,束璃一看,問:“公主你是不是中毒了?”

  她笑得凄美,像是沁了血的鳳凰,問:“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略懂醫術?”

  “嗯!彼缓靡馑剂。她看了一眼天色,現在已經過去晌午,是回宮的日子,束璃是一個關心國家大事的男人,雖然是草芥,他問:“聽說,公主殿下為了我們玄武國邊疆的安危要下嫁給青龍國的太子——宇文空?不知道這件事情是真是假呢?”他居然知道這事,看來也不是一個平凡的百姓,她面朝東方瞧了一眼,說:“青龍國的迎親隊伍應該快來了吧!

  花顏淚離開了,留下深深的背影。

  這是玄武國的大街上行人很多人山人海,一匹棕色的馬匹飛馳而過,撞翻了不少的攤位,成為了不少的風波橫沖直撞。馬上面是一個身穿華服的男人,后面的幾名隨從結伴而行,同樣是汗血寶馬,他們在大街上飛馳而過。

  花顏淚還有一個特殊的癖好——男扮女裝微服私訪,這群人應該不是地方上的人,或許是青龍國的人,因為她看見了黑色衣袖上的黑紅的雄鷹標簽,他們這個樣子怎么行,危害一方的百姓,冷漠的人——花顏淚頓時萌生一個念頭教訓一下這群人,所謂的青龍國的名門望族。

  一陣風吹來,花顏淚的眼睛閉上了差點又流淚了,一個男人在她的生命中如流星劃過,瞬間進入了人群中。

  她忽然想教訓一下這些囂張跋扈的貴族們,她現在是男裝的打扮,說干就干。

  這群以宇文愷為首的達官貴人,宇文愷是青龍國的三皇子,太子宇文空的弟弟,他們不是一個母親生的。

  女裝的她傾國傾城,男裝的她已經有了風靡這個都城的魅力無限,不可否認的是她是一個善良的女人,雖然不是骨子中。

  宇文愷他們停留在了大街上一家叫做——花茵門的青樓門前,她也大大咧咧無所顧忌的走進去了,男人,不就是喝花酒的意思玩虐女人的角色。宇文愷正坐在二樓的包間中,懷中抱著花魁——柳藝,這是一個惘然若失的女人,柔弱的像是一陣秋風。

  一個老鴇走了上來,問:“客官幾位?要喝我們自家釀的桃花釀嗎?”

  她一副財大氣粗的模樣說道:“來一壺!

  一個像極了花茵門的二把交椅的主人——徐衣娘,慢慢的走上前,身上是薄的輕紗,手上是一壺酒,走上前來說:“公子你長得好俊俏呀,有沒有空一起去樓上雅間暢談?”之后,準備坐在花顏淚的大腿上,卻被她靈巧的避開了。女人撒嬌似的說道:“公子——”

  “我不需要額外的服侍!彼脑捳Z一出震驚四座了,來妓院不是玩女人的嗎?

  樓上的雅間里,宇文愷仿佛看見了自己的二哥太子殿下——宇文空的影子,不應該呀!眾所周知,太子宇文空是一個不經美色的男人,為了德高望重的良好形象。為什么空氣中都是他身上麝香的氣息,難道他也微服私訪來到了玄武國?為了迎娶這個國家的公主——花顏淚,不然,宇文愷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會令太子殿下需要親自走一趟?懷中抱著的是花魁——柳藝,作為一個健全的男人有時候也是需要消遣的!

  路過了一處廂房門前,傳來一個男人清冷的聲音:“三皇弟?”

  果然是太子宇文空的聲音,宇文愷打了一個寒顫,他們不單單是兄弟的關系。他有些不好意思了,推開了身旁懷中的柳藝,馬上,女人的身姿落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宇文愷恭恭敬敬的說:“二哥,為什么你也會出現在玄武國?我……只是……在……”

  不加絲毫的修飾,他說:“要知道你可是青龍國的三皇子,居然在城池中橫沖直撞,居然還沾花惹草!睅е栽S的嚴厲。

  宇文愷是一個粗枝大葉的男人,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腦勺,說道:“大哥的話弟弟會銘記在心的!

  他們在從容不迫的交談,樓下的花顏淚的眼睛望了過來,發生了,找到了幫兇?柳藝走下了樓臺,望了一眼周圍的全部客人,她十分的自尊自愛認為她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只是出生的關系比起一些宦官小姐,瞧見了男人打扮的花顏淚,不由的一驚,踩著紅色的繡花鞋走了過來,叫第二的女妓——徐衣娘離開,柳藝揮了揮手,這是叫她離去的意思,她說:“衣娘,這位客人我包辦了,現在你可以離開了!

  因為知道柳藝是這兒的花魁,青樓花茵門的老鴇最得寵最得意的姑娘,徐衣娘氣的火燒眉頭,這就是這個時代這個社會所謂的尊卑。

  走的時候還不忘扭動著水蛇腰,為了勾引花顏淚,但是,他卻隔岸觀火熟視無睹,氣的徐衣娘想跺腳,也許,她唯一斗不過柳藝的資本就是成熟的風姿半老徐娘,其實,花魁是一個察言觀色的能手,什么她都知道?匆娦煲履镞戀戀不舍,花魁柳藝說:“丟人現眼還不快走!

  女人一聽,今天,不知道那里來的怨氣,賭氣的說道:“不就是花魁的位置嗎?論美貌,我們玄武國的公主花顏淚才是真正的天姿國色,你身上的每一寸每一個地方比得上嗎?出生和地位!逼鋵,柳藝是一個脾氣高傲的女人,她其實會彈琴,一聽這話,臉色白了一分,顫顫巍巍的回答:“奴家當然比不上當今的公主殿下,為什么要拿我和她比較?我只是一個安守本分的人罷了!

  似乎聽見了名字——花顏淚,她看向這邊來,喝了一小杯的清酒,味道不錯,是十五年以上的好酒,兩個女人在爭風吃醋。

  “哼,安守本分,憑你也配和我們地位崇高的公主殿下比較?”徐衣娘不再多說,轉身走向后院了?粗焊邭獍旱谋秤,柳藝氣的發抖,蔻丹也差點插進掌心的肉中,為什么她不是玄武國最尊貴的女人?之后,老鴇叫了一句:“柳藝姑娘你快點來呀,你的熟客——周公子來了,快點來招待一下!彼痪o不慢的走過去。

  “來了!

  周公子,花顏淚一看,就是一個平平凡凡的男人,沒有出眾的外表,一個酒池肉林的男人,只見柳藝坐在他的懷中端酒,繾綣的像是一只貓。也許,這就是本來應該妓院的樣子奢靡,她再次喝了一些酒,才想起今天的任務事情,為了教訓那個馬首是瞻的男人,覺得這酒美味,有些微醉了。鎖定了樓上的目標,看見男人走進了套間,就沒有再出來,為什么她有一瞬間的感覺:遇見一個永遠一輩子記住的男人?

 。}外話------

  轟隆隆。轟隆隆。無聊的方盒來了~昂,就醬紫!


  http://www.kpgbwq.live/47/47059/5306082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pgbwq.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